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 德育之窗 > 法制教育 > 正文内容

摘帽后,不减致富劲头(脱贫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08 浏览次数:

  
 

   核心阅读湖北省丹江口市和秭归县已实现脱贫摘帽,当地积极巩固脱贫成果:解决运输、销售难题,继续壮大产业;对已脱贫户跟踪问效,压实干部责任;转变村民思想,激发内生动力。 多措并举,确保老乡生活不返贫、发展可持续。

  
 

   滚滚长江奔流不息,进入鄂西后,上游末段穿过坐落于西陵峡畔的秭归,最大的支流汉江则北过十堰,流入丹江口水库。 独特的库区小气候,使这一带盛产柑橘。

  
 

   车辆行驶在一座又一座山岭之间,虽处冬季,却满目苍翠。

  
 

   其间星星点点的橘黄,宛如一盏盏点亮的灯笼。

  
 

   “这个品种叫九月红,甜中带点酸,在网上卖得可好哩。

  
 

   ”秭归县绿丰柑橘生产营销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熊仁发说,全村2100亩地都种了脐橙,“脱了贫,大伙干劲更足了!”2019年4月,湖北省丹江口市和秭归县实现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分别降至%和%。 摘帽之后,如何巩固提升脱贫攻坚成果,确保老乡生活不返贫、发展可持续?记者进行了调查。 造桥修路,拓宽市场让特产“运得出、卖得好”轰隆隆——一辆轨道运输车穿梭在秭归县郭家坝镇烟灯堡村的一片脐橙林里,不一会儿工夫,满载黄澄澄的脐橙“爬”上了坡。

  
 

   这种装置一次能运送800斤到1200斤的货物,被当地人称为“田间小火车”。 “山区地势沟沟坎坎,劳动力成本高。

  
 

   贫困户发展产业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运输。 ”郭家坝镇服务中心主任向进说。

  
 

   山里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一杵一拖一千多”。

  
 

   当地柑农介绍,背运橙子时,一个壮劳力肩挑背扛,累了用小棍支住背篓歇口气,后头拖带个人专门采摘。 忙活一整天背1000多公斤,工钱至少1000多元,普通农户根本承受不住。 针对这一难题,县里与华中农业大学合作,在山区应用推广轨道运输车。 向进介绍,去年全镇加快了铺设进度,目前一期累计建成58条线路。

  
 

   放眼全县,轨道全长已超过1万公里。

  
 

   脐橙不光要“内运”,关键还得“外送”。 去年9月27日,秭归县最大的精准脱贫项目——秭归长江大桥正式建成通车。 记者登高遥望,群山环抱之中,主桥横跨香溪河,连通了南北两岸,为秭归脐橙出山打造了一条通衢。

  
 

   早前,地处长江桥北岸的归州镇香溪村,脐橙品质上乘,只因不通桥、不通路,柑农只好低价销售,还求着商家收购。

  
 

   “以前过江靠汽船。 现在运输的卡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每公斤还多卖2块钱呢!”村民向培胜话语间是满满的底气。 据估算,仅此一项,每年给香溪村柑农增收400万元左右。

  
 

   有了大桥,还要大市场。

  
 

   丹江口市是优质柑橘生产基地,曾经,销售之难拦住了柑农脱贫致富的步伐。

  
 

   现在有了变化。 在丹江口库区习家店镇柑橘交易市场,满载柑橘的三轮车在人员引导下鱼贯而入,一台台卡车整装待发。

  
 

   “建起专业化的交易大市场后,大量的柑橘货源集中起来,有了议价权。 柑农不愁销路,增加了收入渠道。 ”丹江口市库区柑橘交易大市场有限公司负责人朱伟介绍,每天有上百辆大卡车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日销售量可达200万斤。 同时,交易市场还为邻近村民提供就业岗位1000余个,每年发放务工费6000余万元,人均月增收2200元。

  
 

   跟踪问效,压实责任逐项逐户逐人补短板走进丹江口市蒿坪镇王家岭村村民张书海家,易地搬迁后的安置新房窗明几净,生活便利。 门口贴着的明白卡上,详细列出了一家三口的各项收入情况。

  
 

   张书海家里种了3亩辣椒,亩油菜。

  
 

   前年全家顺利脱贫之后,村里的结对帮扶责任人张照风还时常给他们带来新的政策信息。

  
 

   去年年初,荣熙食品加工有限公司辣椒车间招工,张书海的妻子第一时间就报了名,每月能增加1700元收入。

  
 

   脱贫摘帽以后,丹江口在全市范围内展开跟踪问效,对已脱贫户持续关注,对存量贫困人口全面核查。 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逐项逐户逐人补齐“两不愁三保障”脱贫短板,确保稳定脱贫。

  
 

   补短板,怎样才能补到老百姓心坎里?在秭归,月光下、院坝里举行的“村落夜话”,正在打开村民们的心扉。 晚饭过后,杨林桥镇杨林桥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人声如潮。 “有土地、有资金,可到底种啥好?”“屋后还有根木杆子电线桩,不安全!”……多场夜话会下来,一本本问题台账摆在镇党委书记王功赵的办公桌上。 收集的问题涉及产业发展、道路改造、旅游发展等9个类别。

  
 

   每条问题后,都备注了解决期限及责任人。 “当面锣,对面鼓,心里的疙瘩都解开了。

  
 

   ”杨林桥村村民马学军说。 去年7月以来,秭归全县乡村开展了800多场次“村落夜话”,1000多名干部深入186个行政村,收集问题1900多条,当场解题300多条,其余问题全部限时办结。 “脱贫看长久,除了压实现有扶贫干部的责任,也要重视培养后备扶贫力量,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丹江口市扶贫办主任陈少斌说。 截至2018年,丹江口在全市建立了484人的村“两委”后备干部库。 其中,能人大户89人、农村经济合作组织成员16人、复转军人43人、返乡大中专毕业生52人、外出优秀务工经商人员107人。

  
 

   村民参与,动力更足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依偎在长江支流童庄河畔的秭归县郭家坝镇熊家岭村,从海拔200米的山脚到海拔800米的山坡,漫山遍野都是脐橙树。 山下一条路沿着河畔通向长江岸边,山腰一条路绕过山顶通往山外。

  
 

   “下山的路,望得见,过不去。 上山的路,运上去,脚发软。

  
 

   ”家中有14亩橙园的熊仁军说,同样辛苦劳作,每年比同海拔、交通方便地区的种植户运费多花2万元,卖价少了2万元,“路要是通了,这4万元完全可以揣进兜里。

  
 

   ”10多年了,路为啥迟迟修不通?村支书孙大禄说,修这条路的效益显而易见,但由于占地毁树、集资筹劳等诸多问题,就这样一年年搁置下来。

  
 

   去年3月,秭归县脱贫攻坚“项目库”公示,其中就有打通这条断头路的项目。

  
 

   “这次说什么也要把路修成!”村民张邦翠第一个在村民大会上主动提议,50多户村民跟着投下赞成票。

  
 

   修路有了项目资金,但路怎么修?地怎么征?树怎么换?开了十几场会,问题一件件捋清了。 “谁参与、谁受益”成为大家一致认可的原则。

  
 

   这回,村民自己选出了村落理事会成员,修路中谁管账、谁管协调、谁监管,都由村民自己说了算。

  
 

   经费不够,村民集资10余万元,补足项目资金缺口。

  
 

   越来越多的村民表现出“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的思想转变。

  
 

   “国家政策再好,也要靠自己勤劳去挣啊。

  
 

   ”秭归县两河口镇天池垭村村民梅春枝感叹。

  
 

   前些年她身体不好,医药费和孩子学费这两座“大山”压得家里喘不过气。

  
 

   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后,忧心事得到化解。 去年种地加上就近务工挣了1万多元,今年家里又添了两头牲畜,“再努努力!争取收入能过2万元。

  
 

   ”行走乡间,村落对面的河水在阳光映照下波光粼粼,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种着脐橙,枝头上已经结出果实,溢出阵阵清香。

  
 

   (责编:周倩文、张隽)。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